一把废伞

一个不更新的段子手。

「行歌 • 壹」锦鲤抄

锦鲤抄

1

蓝河盯着那条红色锦鲤看了很久。

蓝河是只小猫妖,修行了百余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和红尘中别的小妖怪比算是厉害的了,但和那些已经得道升仙能幻化成人的比连渣都算不上。他从小就生活在这片池塘边,开始时池塘中还有些鱼,也还有些别的小动物,但随着他修行愈渐深厚,气场越来越强,虽然蓝河不爱吃肉,但池子里的鱼还有周围别的长腿的还是能逃的都逃了。直至十年前,这里除了蓝河再无别的动物。

而今天,池子里突然多了一条红色锦鲤。不似以前的小鱼那么活泼老是游来荡去,这条红鲤安静到可以用颓废来形容,一整个下午就叼了根草懒散的停在那,动也没动。

蓝河虽也奇怪这鱼为什么敢来这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修行比他深厚所以不惧他,但观察了好几天也没觉得那红鲤有什么修为,如果能伪装到这个地步那必须是成仙的妖怪才做的到了,不过那些仙人又不可能这么无聊...蓝河想的头都疼了也没想明白这红鲤为什么不怕他,索性就任那红鲤在那住着了,反正那鱼好像也不是会惹事的类型,看上去也蛮漂亮的,自己一个人住了这么久...好像还挺孤单的。

就当多了个备用食粮,蓝河这么想着。

2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见别的能动的生物了,蓝河经常在岸边看红鲤,一看就是一天。就是那鱼太懒了,过好久才吐个泡泡,摆一下鱼尾。蓝河有天想吓吓它,突然从草丛里"喵"一声扑下来,然后看见那红鲤一点也没被吓到,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慵懒地呆在那。蓝河还就不信自己堂堂一只猫妖还吓不到一条啥修为都没的小鲤鱼,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地在三天内试图吓了红鲤十八次,红鲤之前一直视若无物,终于在第十八次时似乎被蓝河的精神所感动,在蓝河又一声"喵!"之后,缓缓的扭过头,对蓝河一脸嘲讽地翻了个白眼...蓝河表示不服,往水里一爪子挠去,却没想到那红鲤突然灵活了起来,一扭身子就躲了过去,反而用尾巴甩了他一脸水。

那次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忽然被拉近了好多,红鲤也开始显得有些活力了,与此同时,蓝河也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去招惹那红鲤,弄的现在红鲤都快把捉弄他当成每天的娱乐活动了。比如看见蓝河在湖边发呆时,红鲤会突然从他眼前跳起,有次把蓝河吓得没站稳扑通掉进了水里,而罪魁祸首却嚣张地摇了摇尾巴游走了。比如蓝河经常会深沉地发现自己找来放在湖里的一些食物莫名奇妙地消失了,最大嫌疑犯却老是甩他一脸水,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生活好像有趣了起来,对蓝河或红鲤来说都是。

蓝河有时候真觉得干脆直接把它吃了得了,但每次一下决心就又想起以前寂寞的日子便又踌躇了,久而久之,有天蓝河猛然觉得之前孤独的时光好像是做梦一样模糊不清晰,而现在每天都头疼的自己才像是真正的活着。
蓝河突然对活着这个词感到了迷茫,和一阵陌生的触动。


3

蓝河有时真不敢相信红鲤一点修为都没有。但不论他感受了多少次,红鲤就是没有一丁点的妖气。他去找红鲤说了很多次话,从你好我叫蓝河你叫什么到你到底是不是妖怪看上去很像到喂再不理我信不信我咬你把你当晚饭吃了,但红鲤也不说话,最多就嘲讽地瞥他一眼。
按理说,红鲤不说话才是正常的,起码也得开了灵智的妖怪才能开口。但蓝河总觉得,红鲤不一般。也许...这红鲤就是那些已经得道的妖怪?

蓝河想起刚开始修行时的事。一袭黄衣英气逼人的仙人驾着一把剑腾空而过,似乎还不停地在说些什么。
只是一眼而已,那道身影和那样张扬的气质就在蓝河心里刻上了一道,成了蓝河的梦想和憧憬,也让蓝河有了对成仙的渴望。
不过好像...话太多了一点?
不!这只能证明果然偶像与众不同!!偶像帅呆了!!

"哗啦啦"蓝河黑着脸看着趁他出神泼了他一脸水后扬长而去的红鲤。
他改主意了,得道的妖怪应该和他的偶像一样帅气绝逼不会这么幼稚无聊!!

4

蓝河耷拉着脑袋走到池塘岸边蹲下。

在池塘那边的那边的那边有只叫系舟的狐妖,虽然和蓝河不算太熟,但在蓝河狭小的交际圈中已经算得上是好朋友了。蓝河昨天心血来潮不知怎么想去见一见这个好几年没见的朋友,但赶了一天路后发现那里早就荒废了,系舟不知所踪。

蓝河呆呆地看着水面。红鲤本在别的地方,看见蓝河在发呆便游了过来,却好像看出了蓝河心情不佳,没像之前那样逗蓝河,只是静静地停在蓝河面前。
"你说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蓝河突然开口,虽然不知道红鲤听不听得懂,他只是想和它说话而已。
"也许有一天,我不见了,是不是过了好几年才会有人发现...不,可能一直都没人发现。"
"我到底为什么这么活着,为了成仙吗?成了仙之后又会怎样?到时候我又该为了什么活下去?"
"喂...我突然觉得好累。"
蓝河垂着头,爪子无意识地在地上挠着,忽然感觉嘴上一阵凉意,他惊异地往后跳,看见红鲤在空中一扭身子,夕阳柔和的余光笼罩着它,血红的鳞片那么耀眼,好像有种奇怪的引力,让人忍不住被它夺了心神,蓝河第一次发现原来红鲤这么漂亮...
"扑通"红鲤落回水中,碎了一滩暮色,直到溅起的水花泼在了蓝河身上,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卧槽卧槽卧槽被一条鱼亲了亲了亲了亲了亲了亲了?!?!?!
"就当为了哥活着呗。"
这是蓝河第一次听见红鲤的声音,低沉沙哑,透着些慵懒,却意外的好听。

5

红鲤叫叶修。
也是有史以来第一只修成散仙的妖怪。
叶修被他原来的朋友背叛,在战斗中受了重伤,修为近乎全失,只能逃到人间养伤。于是他来到了蓝河身边。

"其实也不错,失了修为换了媳妇,哥还是赚的。"叶修叼了根草懒洋洋地说。
"你你你谁是你媳妇了!"
"亲都亲过了你还要耍赖?小蓝呐做妖要厚道,这可是哥的初吻你要负责啊。"
"...说的好像我不是初吻一样!"
"哟那感情好哥会对你负责的来媳妇儿亲一个〜"
"滚!!!!!"

蓝河觉得叶修从那天后完全变了一个画风,叶修称对感兴趣的人和对男友的态度自然是不一样的,蓝河苦着脸道大神你别玩我了,叶修说啧哥很认真的这可是哥的初恋哥是纯情小男生,蓝河说您老到底看上我哪点了,叶修沉思片刻说说不清楚,只是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这段时间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快乐的日子,什么都不用想,感觉就像真正的活着。

蓝河眨了眨眼,真正的活着。
原来,和叶修在一起时这种真正的活着的感觉就叫喜欢。

6

就这样在一起了,感觉和做梦一样。和最厉害的妖怪谈恋爱...蓝河想都没有想过,即使这只妖怪受了重伤实力不似从前。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修成仙过的妖啊,比自己偶像还厉害,为什么自己却...那么的想揍他。蓝河看着一脸哥厉害吧被哥的丰功伟绩震惊的说不出话了吧快来夸夸哥啊的表情的叶修,表示自己想一爪子拍死他。
叶修看着蓝河眼神空洞目光呆滞还下意识地磨着爪子总之没有要夸他的意思顿觉不满,跳起来就在蓝河的嘴上亲了一下,而蓝河之后如梦初醒惊慌失措的害羞模样成功取悦到了叶修,他又叼了根草得意洋洋地向蓝河邀功。
"卧槽哪里有功我怎么没发现?!"
"蓝河大大这么饥渴的看着哥,哥掐指一算就知道蓝河大大这是欲求不满想亲哥了,怎么满足了蓝河大大的欲望不算是大功一件吗?"
"滚!!!!!!!"

当然有时叶修也不是这么欠揍,他会认真地和蓝河说一些以前的事,那是蓝河可能一生都接触不到的世界。讲那些事时,叶修的黑眸会显得格外深沉厚重,幽深的看不见底,透着岁月的沧桑。每当这时,蓝河才会感觉到,他和叶修是不同的。就像一个在岸上一个在水里,属于两个世界。

似水流年。

蓝河慢慢地觉得自己真的真的很喜欢叶修,但有时看着叶修望着苍穹,他却有一种无力感。

他想起自己仰视那个御剑而过的仙人,不管自己怎么努力,也触不到他的衣袂,可望而不可及。
但他不敢细想,他怕自己绝望。

7

鱼只有七秒的记忆。

那天蓝河做梦,梦见叶修伤好了,要回天上去了,自己不让他走,哭着说不是你让我对你负责吗我决定要对你负责了你为什么要走,但叶修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蓝河醒来时,天还处于黎明前最深的黑暗。他第一次认真思考他和叶修之间的距离,然后不得不承认,很远。想着鱼忆七秒,和自己在一起的这么点时间对叶修漫长的生命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瞬间而已,虽然叶修很喜欢他,但他还是要回天上的,那才是他该呆的地方,大概等叶修伤好了,这一切就要结束了。
蓝河抬头,看着天边逐渐出现霞光,叶修沐着晨曦,从水中跃起,耀眼的鳞片折射着光,看起来仿佛承载了星空。
"早安,小蓝。"
"早安,叶修。"蓝河微笑。

如果这样的日子注定要走到尽头,那么,在尽头之前,要让每一天都更美好。

8

蓝河有些犹豫地看着眼前这个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的男人。他认识这个男人,他是离这里最近的那个村子的樵夫,有时砍柴累了会来池塘边休息一下。蓝河还知道他有一位温柔贤惠的妻子和四个孩子。他本来想把樵夫送回他家去,没想到刚接近就发现他身上有一股妖气。听说最近来了只别的妖怪占了系舟的地盘,估计这樵夫就是被那只妖所害,看见樵夫最后逃进了自己的地盘才放弃追赶。既然是妖怪所伤,那么村子里的那些医生肯定是治不好他的,但有除妖师的城镇又离这太远,估计半路上樵夫差不多就死了...
蓝河可以救他,代价是付出所有的修为,甚至可能是性命。
樵夫突然抽搐了一下,又吐了一口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蓝河突然想起叶修,自己和叶修终究是有缘无份,他们注定会分开,叶修回他该回的地方,这个樵夫不同,他有他的爱人,他的爱人还在等他回家,他们可以一直厮守到老...
蓝河笑了笑。
抱歉叶修,本以为还能多陪你几年,但好像,得到此为止了...

9

蓝河睁眼时,看见叶修在湖里淡淡的看着他。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站不稳,一阵阵无力感从内心深处涌了出来。看来自己运气不错,没死,不过修为肯定是不保了。他又试着站起来,结果没超过一秒就又倒了回去。
叶修一直看着他的动作,却什么也没说,蓝河只好对他抱歉地笑笑,又尝试了几次,却还是摔在地上。
"蓝河..."叶修终于开口了,声音却哑的让人心酸。"我知道,你是个好妖怪,舍己为人什么的,还真是个好品质。"叶修勉强笑笑,眼里透着疲惫和悲哀。
"你知道吗,我之前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感觉自己都快和你一起死了。"
"你能那么义无反顾的救别人的命,就打算让我受伤吗。"
"你本性如此,我懂。但在这事之前我就觉得你老是有事瞒着我。每次问你你都说没什么。我把我的过去我的想法我的全部都告诉你,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蓝河你知道被喜欢的人隐瞒是什么感觉吗。"
"就像我一直在等你,虽然累,但想到你我就会很开心,觉得一切都值得。但你却在找机会彻底地逃避,甚至用死亡,不择手段..."
"蓝河,我发现我根本不懂你。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我想和你过一辈子的..."
蓝河沉默,过了好久才轻声回应,却好像毫无关联,"叶修,天上到底怎么样?"
叶修一愣,看着蓝河虚弱地躺着,好像终于触到了他内心最深最深的不安和惶恐。
"天上有很多有趣的人,也有很多好人,什么手残话痨心脏面瘫大小眼交钱包交流障碍,但他们再有趣,再好,也不是我想过一生的人。"
"总之,不管是天上还是哪里,对我来说,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最好的,蓝河,你懂吗?"
蓝河怔怔地看着叶修,却忍不住哭了出来。


10

"就是这里,大师我记得就是在这遇上妖怪的,我吓得一直跑跑到那边那个池塘那里终于撑不住倒下了,本来我还被那妖怪撕了那么长的三个口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会突然回到家门口,连伤口都不见了。"
"嗯,这里的确妖气很重,"一个道士打扮的人在地上走了几步,还念念有词,忽然皱紧了眉,往一个方向一指,"你说的池塘可是在这个方向?"
"正是正是,大师说的一点不错。"
"这个方向的妖气更为浓重,为何你朝这边反而得生了呢?"道士皱着眉思索了一会,"罢了罢了,既然都是妖怪,我还是一次替你除尽了吧。"
"那还真是谢谢大师了,麻烦了。"樵夫大喜。

蓝河被惊醒时,远处已燃起了大火。火势很猛,每一瞬都在以可怕的速度向池塘涌来。"叶修!!!"蓝河大叫一声,想向湖边跑去,却因身体实在虚弱的不行,才走了三四步便又脚一软瘫倒在地。他咬着牙,几乎是爬向池塘。

等蓝河到了池边,火光已经将他环绕,似要把他吞噬埋葬。
"叶修!!叶修!!!"蓝河对着池塘叫的撕心裂肺,没有没有没有...那抹蓝河焦急等待的红色身影却依然没有出现。
"叶修...叶修..."
"叶修...叶修..."
蓝河不知道喊了多少遍,满眼都是火光的血色,却不是他想看见的那道红光。皮毛好像在被灼烧,但他确熟视无睹。
忽然,蓝河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只能看见那人修长漂亮的双手,他回头,是个脸色有些苍白的人。
"叶...叶修?!"
"嗯,怎么样,被哥给帅呆了吧。"叶修笑了笑,把蓝河往自己怀里一揉,"没事了,我来了。"

-Fin-

"叶修,你伤好了?"
"啧,那种程度的小伤算什么。"
"那你..."
"小蓝同志,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除非组织不要哥,不然哥就坚持以小蓝同志为中心一辈子不动摇。"
"..."
"怎么样是不是被哥感动到了?看你一脸热泪盈眶的,既然你这么爱哥哥也就多爱爱你吧,快来亲一个〜"
"喵!!!"

蓝河表示,叶修现在作为一个人,却天天对一只猫发情,足以见其禽兽不如,丧尽天良,世风日下,人心不...喵叶修你又干嘛!!!



锦鲤抄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
回忆开始后安静遥望远方
荒草覆没的古井枯塘
匀散一缕过往
晨曦惊扰了陌上新桑
风卷起庭前落花穿过回廊
浓墨追逐着情绪流淌
染我素衣白裳
阳光微凉 琴弦微凉
风声疏狂 人间仓皇
呼吸微凉 心事微凉
流年匆忙 对错何妨
你在尘世中辗转了千百年
却只让我看你最后一眼
火光描摹容颜燃尽了时间
别留我一人 孑然一身
凋零在梦境里面
萤火虫愿将夏夜遗忘
如果终究要挥别这段时光
裙袂不经意沾了荷香
从此坠入尘网
屐齿轻踩着烛焰摇晃
所有喧嚣沉默都描在画上
从惊蛰一路走到霜降
泪水凝成诗行
灯花微凉 笔锋微凉
难绘虚妄 难解惆怅
梦境微凉 情节微凉
迷离幻象 重叠忧伤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
你用轮回换我枕边月圆
我愿记忆停止在枯瘦指尖
随繁花褪色 尘埃散落
渐渐地渐渐搁浅
多年之后 我又梦到那天
画面遥远 恍惚细雨绵绵
如果来生太远寄不到诺言
不如学着放下许多执念
以这断句残篇向岁月吊唁
老去的当年 水色天边
有谁将悲欢收殓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
回忆的远方

评论(13)
热度(475)

© 一把废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