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废伞

一个不更新的段子手。

【叶蓝】落花时节又逢君

给北昭太太《一句话形容我的室友——吃饭睡觉在搞基》的G

原文请走链接 番外



1

“叶修,起床!”

“……”叶神装死。

“叶修,今天要去同学会,你忘了吗?”

“……”叶神装死。

“叶修,给你三秒时间,不然我把你藏在冰箱里的棒棒糖全拿去喂狗。”

“啧,”叶修惆怅地翻身起床,一边套衣服一边不忘感叹一声,“小蓝你学坏了,你说你没事翻什么冰箱呢,还有狗不能吃棒棒糖”。

蓝河先是没好气地回了句“狗吃巧克力才会死,棒棒糖没事。还有你以为我有多想翻冰箱,还不是为了给你做饭”,然后又开始了名为教育叶修的活动。

“都和你说多少次了别吃那么多棒棒糖,糖吃多了会三高的知道吗,还有你把棒棒糖藏起来是什么意思这样自欺欺人有意思吗,而且你竟然还藏冰箱里,你以为我是瞎的么……”

叶修打了个哈欠,在心里暗自感叹蓝河越来越像当年的黄少天了,这样老夫老妻似的唠叨他每天都得说上一遍,也真是不嫌烦。

 

外面的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还冒着热气。

十年了,已经在一起十年了。

时间真快。

 

2

叶修和蓝河隔着大老远的就看见张佳乐和孙哲平了。

同学会约的地点在荣耀高中边的一家酒店,两人到的早,就打算先回学校逛一圈。刚走到操场边,就发现操场那头还有两个穿着休闲服的人坐在双杠上,在一批批校服中格外显眼。

 

“哎,隔了十年再回来学校倒是一点也没变啊。”

张佳乐看着在荣耀中学操场上欢快地踢着球的孩子们,忍不住吟一句“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然后,他被一只飞来的足球砸出了鼻血。

在一旁看着的孙哲平深深地叹了口气。隔了十年不仅学校没变,你也没变啊乐乐。

 

而本来想和张佳乐打招呼的蓝河看着张佳乐被砸下单杠,尴尬地把抬起的手缩了回去,摸了摸鼻子。

叶修看着蓝河不自然的小动作,不由轻笑了声,反手握住了蓝河的手腕。

 

3

“二乐啊,你还记得当年的事吗。”叶修叼着棒棒糖靠在单杠上,看上去深沉而沧桑。

“当年?当年什么。”张佳乐鼻孔里塞着餐巾纸,说话声音怪里怪气的。

“你和孙哲平刚好上那会一直觉得你应该是在上面那个,但听说包子说人能连做三十个引体向上还脸不红心不跳的,你不服就天天晚上跑出来练引体向上。结果好不容易等你能练到三十个包子又说上次数错了孙哲平其实是能做八十个的他另一只手数的五十个忘记加了,然后你就直接趴在这单杠上哭,边哭还边喊‘我让他操行了吗,我不当攻了,我不要再做引体向上了’。”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拍了拍单杠。

“操这么久前的事你提他干什么!黑历史黑历史黑历史!”

“哦?原来乐乐你还想过在上面?”孙哲平一挑眉,背后散发出一阵阵阴气。

“喂,好歹我也是个男的,想想在上面有什么不可以的!”张佳乐不满地抗议。

“晚上操死你。”孙哲平看上去很淡然地这么说着。

旁边跑过来捡球的小高一被这话差点吓瘫在地上。

 

4

既然都到学校了,不去看看以前的老师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十分钟后冯校长的门被一脚踹开了。

再十分钟后,冯校长一边捂着心口一边呻吟着“药,我的药”,被人送去了医务室。

 

“啧,校长还是和以前一样玻璃心。”叶修望着冯校长被人抬走的背影,遗憾地摇了摇头。此情此景,让在一旁的蓝河想到了当年冯校长得知他们举办“为冯宪君点蜡大赛”、“为冯宪君点蜡大赛第二季”、“为冯宪君点蜡大赛第二季之冯校长约吗”后倒地不起的样子,不由又在心里默默地为冯主席点了个蜡。

也不知是否在一起久了,思维都渐渐变得差不多。只见叶修叼着棒棒糖忽然问了一句,“还记得当年举办的‘为冯宪君点蜡大赛第二季之冯校长约吗’么,就乐乐得第二那次。前两届冯主席咬咬牙还能自己走出去,但那次他也是像这样被人抬出去的。”

孙哲平皱了皱眉,“他哪次没拿第二,你说清楚点。”

“你妹的第二!叶修孙哲平我要和你们绝交!”

 

5

被冯校长这么一闹,四人也没什么心思再去探望别的老师,再加上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便万分潇洒地扬长而去。

 

“他们走了吗?”冯校长孤独地躺在病床上颤抖着问医务室的老师。

“门口保安说他们已经走了。”

于是冯校长现在才算安心,觉得胸不闷气不喘人生光明前途无量,顺便再虔诚地祈祷这群灾星千万别再来了。

然后,医务室的门被踹开了。

“哟,冯主席你这一脸死不瞑目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我们还特地跑来看你你就这样子对我们啊?”满脸胡渣看上去像四十岁大叔的魏琛这么说着,大大咧咧地往病床上一坐,翘起脚嘟囔着“操这新鞋穿着真难受”然后脱了鞋开始抠脚,配合着一起进门的包子“你是我的冯呀冯校长,每次见你都在病床,我说冯校长你一定要坚强,你的头发还没掉光”的BGM,真是一场活脱脱的年度大戏。

而未进门的王杰希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把“校长我看你印堂发黑今日必有劫难”的话说出来。

 

6

总之,最后大家还是在定的地方准时到场了。

而与一般的同学会不同,大家的问好方式不是“啊好久没见娶媳妇儿没啊孩子都有了啊”而是“你刚刚去看冯校长了么好巧我刚刚也去看冯校长了啧啧真可怜死得真惨”。

虽说都好久没见,但稍微提一下以前的事,那因时间产生的少许隔阂便散了不少。虽然已是十年后,但大家也没怎么变,叶修还是那么心脏,蓝河还是那么干净,孙二翔还是那么二,黄神烦还是那么烦。

“啊哈哈哈哈哈我和你们说上次我和文州出去转一圈时正好遇上了韩文清,他什么都没干就在那站了站,结果边上的小贩就一定要把钱包给他说这是保护费,不管老韩怎么说他不是黑社会的那群人死活不信一定要给他钱哈哈哈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有次和队长去溜冰场时看到张佳乐,他还没进场就摔了三次被楼梯绊了两次,最后他根本没滑就被孙哲平黑着脸扛起来抱回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喜闻乐见你们说张佳乐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平地摔跤的啊哈哈哈。”

“哦对了啊哈哈哈我又想起一件事我和你们说……”

所有人此刻,都无比地想让上天当一次权限狗,把黄少天给禁言。

 

7

“我说你们还记得班歌吗?”方锐一手搂着林敬言,忽然问道。

“啧,‘不是乐乐不小心,只是实在是幸运E’那个?”

“对对对就那个。”

“卧槽为什么那么多句歌词叶修你一定要拉我出来?!”

“就记得这句了,没办法。”

“你为什么不说‘不是叶修存心故意,只因心脏已到晚期’?!”

“都和你说了我就记得你那句,不好好听人说话是不好的啊乐乐。”

“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有次考试问‘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写的是谁,叶修写了薛宝钗,黄少写了贾宝玉,二翔写了曹雪芹,包子写了白龙马,然后把语文老师弄得心都颤了?”

“说起这个,我还记得包子所有文学常识题问什么什么文章选自哪里他全部都填语文书呢。”

“哈哈哈,还有次上下句默写,正是江南好风景,包子写‘校长被气已归西’被罚了三千字的检讨。”

“……”

窗外,依然能望见荣耀的校园,隐约可见校园里种的几株树已至花谢季节,撒下纷纷扬扬的花瓣。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FIN.

附赠班歌歌词:
原曲:《不是我不小心》

不是咱班不小心

每天都会收到批评
只因大家骨骼清奇
眼神真诚的废物点心
还有钱包达人韩文清
班里土豪是孙哲平
二翔包子也不二逼
气哭校长并非故意
我们深深地责备自己

不是乐乐不小心
只是实在是幸运E
不是叶修存心故意
只因心脏已到晚期
不是文州不给力
只是手残难以抗拒
不是黄少存心故意
只因话唠已不可医

算卦必须找王杰希
宿舍全是袜子气息
小乔送水能力一等一
还是蓝河的心最干净

不是我们太叛逆
只是正值青春时期
别说成绩全不如意
我们自会创造奇迹
荣耀由我书写传奇
班里各位感情洋溢
就算毕业各奔东西
这份回忆永远珍惜

一不小心全班搞基
妹子太少内部搞定
在韶华时期遇到你
这便是我今生最大幸运

评论(10)
热度(588)

© 一把废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