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废伞

一个不更新的段子手。

【黑遍全CP】我只是想好好学化学

1 叶蓝

蓝河是个普普通通的乙酸分子,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不氧化不还原也不和别的弱酸乱搞弄出二氧化碳之类的玩意,安分守己,洁身自好,堪称乙酸界的楷模,但这样的生活,却在某一天被打乱了。
那天,一个自称叶修的乙醛,硬生生的闯入了蓝河的生活。

"小蓝啊,你要那个水分子不?不要的话就给我吧,正好我有点渴。"
"...叶修你又不能和水任意比互溶你抢那么多水干嘛!"
"啧,我这不是怕你电离了嘛。小蓝你看我这么替你着想,你还凶我,你就不怕我伤心吗!"叶修义正辞严。
"...滚!"

当生活有了这样那样的故事,蓝河开始拥有这样那样的情绪,他明白,自己喜欢上了叶修。
却也是在那之后,一次意外,蓝河知道了叶修就是叶秋----那个被嘉世逐出试剂瓶的大名鼎鼎的乙醇,叶秋。
他知道乙酸和乙醇的差距有多大,他们永远不可能生活在一起,最多隔着两层厚厚的试剂瓶的玻璃遥遥相望。他有时会带着些恶劣的情绪想,要是给叶修偷偷喂个氧气,就能把他变成乙酸,永远的留在他身边了。但这种想法,总是在叶修凝视柜台那边装乙醇的试剂瓶的目光中,烟消云散。
蓝河知道,叶修是想变回乙醇的。现在身为乙醛的他,还有机会,但若变成乙酸,那便再无可能。
所以,蓝河一直没有告诉叶修,他对他的喜欢,他对他的依恋,他对他的占有欲。
所以,蓝河微笑着看着叶修在韬光养晦那么久后,猛然出手抓住了一个氢气,变回了乙醇。

蓝河对叶修说,再见,也对他心里青涩的初恋。
叶修却眯起眼,笑了,一只手搭在了蓝河羧基中的羟基上,另一只手则灵活的脱去了自己羟基上的氢。
"小蓝啊,乙酸和乙醇能反应生成乙酸乙酯,你不知道吗?"
"都是乙酸,距离还是太远了。哥想要的关系,是这样的关系。"
十指相扣,不分彼此。

2 韩张

韩文清作为一个二氧化硅,在化学界可谓妇孺皆知。他刚强,坚韧,威武雄壮,一如既往。别的酸性氧化物在水的冲击下纷纷放弃,带着失落和惆怅被溶解,但他不。别的酸性氧化物对应的酸也前仆后继地和水纠缠在了一起,但他依然不。他高沸点,难挥发,看上去毫无破绽。
只是看上去,因为,他遇见了张新杰,一个氢氟酸。
人们惊异地发现,原来韩文清也有柔和下来的一面,他也会退让,会妥协,会被溶解,会被反应,虽然这一面只对着张新杰。
不过其实本质上,这并不是百炼钢化绕指柔的故事,更确切的说,像两个同样秉持着各自信念的骄傲的人的默契。

酸性氧化物一般不与酸作用,但二氧化硅能与氢氟酸反应。

独属于他们的默契。

3 喻黄

黄少天是新制氢氧化铜,喻文州是氢氧化钠。
黄少天很活泼,易被氧化,极其烦人,而喻文州则沉稳的多。
看上去性格正好相反的人,在遇到如乙醛(希望大家还记得叶修是乙醛)般的敌人时,却配合默契,同进同退。

一如当年,剑锋所指的方向,诅咒也如影随行。

*这儿是个血的教训:别以为题目只说让你写醛和新制氢氧化铜的反应方程式就不用写氢氧化钠了!一定要加氢氧化钠啊大家要记得啊啊啊啊!

4 周江

钾是化学元素推断题中,比较纠结的一种元素。它不善于表达自己,所以你无法用任何反应证明它的存在,这使它看似没有,却又无处不在,令人摸不着头脑。
周泽楷也遵循着钾的本性,沉默寡言,却又让人不容忽视。即使是后来有了焰色反应,连钠都无所遁形,人们依然猜不透周泽楷。这不得不说,给周泽楷的日常生活带来了些麻烦。
一直到那天,周泽楷遇到了江波涛。

"你好,我是江波涛。"
周泽楷听见那块蓝色钴玻璃片这样笑着说。
从那天起,他再不用担心交流困难的问题,因为,有他在。

钾在焰色反应中,透过蓝色钴玻璃观察,呈紫色。

心有灵犀,一击即中。

5 张佳乐

张佳乐原来是个心怀壮志的铝离子,然而接连三个氢氧根的打击,终究让他心灰意冷,化为氢氧化铝,白色沉淀。
躺在试管底,他想了很多。
为什么要放弃?因为接连的失败?这值得你放弃吗?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绝不应该是这样的!
于是,最后一滴强碱加入,张佳乐成了偏铝酸根,再一次杀回了溶液之中,以新的身份。
凤凰涅槃,却再不是从前的他。
张佳乐听见原来曾为同伴的铝离子像他发出质问,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他听见自己在心里回答:为了我的荣耀。

*后来,叶修及其随性地朝张佳乐扔了点从蓝河那儿认识的别的乙酸,于是张佳乐又变回了氢氧化铝沉淀。x

6

澄清石灰水方锐:别以为他的眼睛真有多真诚,你吹口气,他就浊了。x

新制银氨溶液小卢:在黄少天的熏陶下,小卢今天也在朝着搞倒醛而努力呢。

2,2-二甲基丙烷孙翔说他一点也不二。

化学实验室管理员冯宪君先生在发现装乙酸的试剂瓶里有乙酸乙酯、二氧化硅里有氟化硅、氯化铝变成了偏铝酸钠等灵异事件后,依然坚持不懈的活着,如此顽强的生命意志值得我们学习。

评论(165)
热度(2388)

© 一把废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