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废伞

一个不更新的段子手。

【君绝】五天

据说我最近高产的就像被盗号了一样。呵,你们这群凡人 我的更新速度岂是你们能揣测的……
小蓝说他偶尔会上绝色的号,然而为了剧情需要,这个偶尔很不幸的就变成了三年……




1

君莫笑是被窗外阵阵雨声惊醒的。他茫然地睁开眼,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这儿是兴欣公会里,专门为他准备的房间。
“啧……”君莫笑眯起眼,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他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自己好一点了,便翻身下床。刚走出房间门,他就遇到了打完野图BOSS回来的沐雨橙风。
“诶,沐雨,”君莫笑随口叫住了沐雨橙风,“绝色呢?”
“他在第十区带新人呀,怎么了?”沐雨橙风眨眨眼,显得有些俏皮。
“哦……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明天呀,”沐雨橙风笑了,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明天,他就回来了。”
“哦。”君莫笑应了一声,“没事,我就问问。你刚刚打完野图吧?去休息一下好了。”
“好。”沐雨橙风还是那样笑着。等君莫笑走远了,脸色却忽然沉了下来,眉间聚着难以言喻的担忧。

2

沐雨橙风走进房间时,迎风布阵和小手冰凉正在喝血药。
“我刚刚在走廊上遇到君莫笑了。”沐雨橙风坐到他俩对面,率先开口。
“哦,老君今天怎么样啊?”迎风布阵跟着问了,虽然已经猜到了回答。
“和以前一样,还是问了绝色在哪。”沐雨橙风叹了口气,“这都已经过了多久了……”
“得有两年了吧……君哥还活在那五天里啊。”小手冰凉也跟着叹气,接着三个人都沉默了。
绝色。
沐雨橙风他们并没有真正的见过这个人,但听寒烟柔说起过。
是个又干净,又温柔的剑客。不善言辞的寒烟柔想了想,才给出这个答案。相比之下,包子入侵的答案就更直白简洁。
是个好人。
但不管他到底怎样,有一个事实,他们都知道。那就是,绝色不会再回来了,他只存在于,那最开始的五天。
可是,君莫笑不知道。
或者说,他知道,但他强迫自己忘记了。
“我们这样一直瞒着他,真的好吗?”小手冰凉咬咬下嘴唇。
“没办法……虽然是敌方,但石不转的医术好也是不得不承认的。他都说了不要去刺激老君,那就还是不要了吧。”迎风布阵摸了摸自己的胡渣。
或许是气氛太为沉重,沐雨橙风站了起来,打开窗子。
“雨快停了。”她轻声说。

3

“莫笑,你在这干什么呀?”逐烟霞本来想去城里修个装备,却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花花绿绿的人影,排在一群孩子中间,分外显眼。
“啊?哟,老板娘啊,没啥,我买点点心。”
“你喜欢吃这个?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啊?你不是不爱吃甜的吗?”逐烟霞觉得奇了。君莫笑一直不爱吃甜食,说那些都是小孩子吃的玩意。
“啧,我也没办法啊……”君莫笑脸上也是带了些尴尬和无奈,但眼里却含着温柔,“谁让小绝色爱吃这个,他就是个长不大的小鬼。”
“……啊,哦,哦……”逐烟霞怔住了,看着君莫笑有些笨拙地收好买来的点心,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放入自己坚硬的铠甲里层,她觉得她再也呆不下去了,心随着君莫笑的动作一抽一抽的疼。
“那……你,你先买,我……我还有事,先走了。”逐烟霞几乎控制不住声线中颤抖的哭腔,不等君莫笑回应,转身就跑。
她终于知道了,仓库里那些包装精致却无人食用,最后只能腐烂丢弃的点心,到底是谁买的。

4

小绝色啊……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做七夕任务的么,怎么还不回来啊,十区的事情有那么多么。
君莫笑抬头,看着夜幕映着别家情侣放的烟火,灿烂十分。
他想起那时候的绝色,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一身简洁精神的剑客装束,眉宇间尽是少年风发的意气。
那时候的绝色,总是没好气的嫌弃他这儿要求多哪儿要求多,但终究还是会把那些事情都做好。每次他揉揉绝色的脑袋跟他说谢谢,绝色都会别扭的撇开头。
有一次下午,他回到公会时,看见绝色正坐在台阶上靠着边上的柱子补眠。阳光暖融融的,铺满了整个院子,让整个时间都静了下来。大概实在是累了吧。他这么想着,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在绝色身边坐下,抬手轻轻的把他垂下的碎发撩到耳后。
“莫笑……?”似是被他的动作吵醒,绝色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声。接着他就感到肩膀一沉——绝色换了个方向,靠在他的肩上,又睡了。
他不知道他那时候有没有脸红,总之在许久的犹豫和内心挣扎后,他还是慢慢伸出手,搂住了绝色。
暖暖的。

“小绝色啊,你陪我过七夕呗?”
“君莫笑你脑子是不是坏了啊?离七夕早着呢。”
“没事啊,慢慢等呗。”
“等你个头啊,我说了,我就陪你……”
我就陪你……
我就陪你……?
君莫笑忽然觉得一阵心慌。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5

“沐雨啊,绝色呢?”
“昨天不是和你说了嘛,他在第十区啊。”
“啧……那我们去第十区呗?”
“莫笑你认真的?明天可就要和中草堂他们打比赛了啊,你忘了吗?”
“真麻烦……那不能让绝色从十区回来吗?他都没看过哥打比赛呢。”
“可是他前天才刚去第十区啊,你现在马上把他叫回来,多不好。”
“前天才去?不对吧,我觉得我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他了。”
“没有,你就是太想他了,他真的前天才走,不信你问烟柔啊她们。”
“真的吗?”
“真的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呀。”
“那他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回来?”
“……春天吧,春天到了,他就回来了。”
“……”
春天吗。
君莫笑忽然想起那天暖融融的味道。

6

君莫笑盯着千波湖的水面。他为了找绝色,自己一个人跑来了第十区。他记得,他曾经拉着绝色来过这里。似是印证了他心里的不安,这粼粼的湖光中,却再也没有那抹天蓝。

“小绝色,你喜不喜欢哥呀。”
“君莫笑你烦不烦,你都问几遍了。”
“可是你没给我回答啊。”
“喜欢喜欢喜欢,真是的,烦死了。”绝色哼了一声,脸却不知怎么的红了起来。君莫笑看着绝色这别扭的反应,只觉得十分可爱。他凑过去,轻轻咬了下绝色的嘴唇——
“我也喜欢你,你一直陪着我,好不好?”
“……”
“……好……的吧。”

“骗子。”君莫笑不知哪儿来的无名火,把边上的石头全都踢进湖里。湖面立刻波动起来,原本完整的倒影开始破碎,看不出人样。君莫笑似乎还觉得不够,又把千机伞转换成枪形态,对着湖面噼里啪啦的乱打一气,惊起一群群的水鸟。
只是,水面散的快,恢复的也快。不多久,原来支离破碎的影子又恢复成了原状,甚至比原来更为清晰——清晰到君莫笑能轻而易举地看到自己脸上的惶恐与迷茫。
他感到一阵无力。
他蹲在湖边,双手环抱住自己,仿佛身边还有另一个温度。
“骗子……”
“绝色,你这个骗子……”

7

君莫笑醒过来了。
莫名其妙,毫无征兆,就这么醒过来了。他不再询问绝色的下落,或者说,他不再提到他。
沐雨橙风他们也担心过君莫笑的状况,但每次的试探都被君莫笑懒懒散散的敷衍给带了过去。兴欣众人观察了许久,君莫笑一直没什么异常,这才总算让大家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道坎,总算是迈过去了,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君莫笑也觉得自己走出来了。每次想起曾经和绝色的种种,他似乎都不会再觉得开心或难过,甚至于,他都有些忘记了绝色笑起来时的眉眼。
这大概是好事吧,君莫笑想,本就是那五天的错误,如今,总算是解开了这个结。

只是又一年七夕时,漫天烟火下那无处可逃的孤独与汹涌而出的怀恋,似乎都在和他说,别骗自己了,你还没走出来。
你还想他。
你还爱他。

8

君莫笑从未想到还能再见到绝色。他和他消失的那天一模一样。还是那旧日的高马尾,那旧日的剑客装束,那旧日的容颜。
“君莫笑,好久不见,”绝色犹豫了好久好久,才开口,他沉默了一会,又重复了一遍,“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你还和以前一样啊。”绝色勾起嘴角,但君莫笑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不安。
“哪儿的话,哥当然是比以前更帅了。”
“呵呵,是吗……”绝色停了一停,忽然又绽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挺好的,这样挺好的。我还以为……”
“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君莫笑看着绝色眼里柔和的笑意,忽然觉得一阵心疼。他这样傻傻的等着绝色,那绝色是不是也这样等着他?五天或许囚住的,不仅仅是他自己。他一把将绝色搂到怀里。绝色刚开始有些惊讶,但随即便反手抱住了君莫笑,把头埋在了他的颈侧。
“……对不起,我食言了,上次就那么不告而别……对不起。这三年,我无法控制自己……即使这次回来,我也不知道我能待多久,下次出来又该是什么时候,我……”
“没关系,哥等你。”君莫笑打断绝色的话,抬起手,在他头上用力揉了一把,“多久都行,哥等你。”
绝色静静的看着他,忽然抬头,在君莫笑的唇上印下一吻。
那时间,阳光温暖。万里红尘,只你一人。



END



所以说,小蓝你要多记得上上绝色的号啊,笑。

[本来这是个BE但我的某个小粉丝儿撒泼打滚所以它只好HE了x]

评论(35)
热度(716)

© 一把废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