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废伞

一个不更新的段子手。

【黄乐】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上我!


黄乐黄无差_(:з)∠)_


1

张佳乐和黄少天关系好,众所周知。不过,张佳乐却有一个小秘密,即使是黄少天也不知道。那就是,他是个腐男。
张佳乐不仅是个腐男,他还是个同人写手。而他写的cp,是喻黄。没错,喻文州的喻,黄少天的黄。在他看来,喻黄两人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这俩人随随便便说句话,做个动作,都能唤醒他那沉睡了二十多年的粉红色少男心。
比如今天——
嗷,快看,喻队戳了戳少天的腰!啊,好宠溺,我要瞎了!
嗷,快看,喻队搭上了少天的肩膀!啊,好粉红,我快炸了!
嗷,快看,喻队和少天在眉来眼去!啊,好有爱,我要飞了!
嗷,快看,喻队和少天在说悄悄话!啊,好恩爱,我上天了!
张佳乐默默地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深吸一口气,露出了一个安详的笑容。
夏休期来G市玩儿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今天看到的这么多可爱的小互动,够我再产出个十万字了。
——所以说,你整天想着让你兄弟的队长日你兄弟,这样对你兄弟真的好吗?

2

    黄少天和张佳乐关系好,众所周知。不过,黄少天却有一个小秘密,即使是张佳乐也不知道。那就是,他是个基佬。
黄少天不仅是个基佬,他还是个同人写手。而他写的cp,是黄乐。没错,黄少天的黄,张佳乐的乐。他已经暗恋张佳乐暗恋了很久很久,可惜张佳乐似乎在这方面迟钝的可以。所以,无论黄少天已经在文里写了多少次黄乐的啪啪啪,写了多少次各种平行世界的黄乐二人相知相交相熟相爱,事实就是,现实的黄少天连张佳乐的手都没牵过。不管黄少天再怎么暗示,张佳乐都岿然不动,无动于衷。
比如今天——

“喂我说张佳乐,你搞什么啊,这都放假了,还一个人大老远的跑来G市。唉,说吧,你是不是暗恋我,因为太久没见到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寂寞难耐啊。没事,暗恋而已嘛。你要暗恋我你就直说嘛,看在我们关系都那么好了的份上,我是不会拒绝你的。”接机回来的路上,黄少天一边开车,一边试探。
“你别闹,就算你家队长不在,你也不能到处撩人啊。”张佳乐严肃地拒绝了黄少天。
“?”黄少天是懵逼的,这关喻文州什么事?

“喏,今晚你住这儿就行。我给你订的双人间,今晚我过来陪你睡好了,总不能让你们霸图的过来还一人住啊,到时候回去说我们蓝雨不好客,一有机会就欺负你们别的战队的人,我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到了张佳乐住的酒店,黄少天扑在床上,试图为自己谋求福利。
“都让你别闹了,这样乱说话,万一你家队长生我气怎么办呀。”张佳乐再次严肃地拒绝了黄少天。
“??”黄少天是懵逼的,这又关喻文州什么事?

“我说张佳乐,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黄少天破罐子破摔,一脸毅然赴死的表情。
“我当然喜欢你,可是绝对没有像你队长喜欢你那样喜欢你!”张佳乐义正辞严地回答。
“???”黄少天是懵逼的,所以说这他妈到底关喻文州什么事啊?!

3

接到黄少天的求助电话时,喻文州还在睡觉。
“喂,队长,你起床了吗?诶呀都快十二点了你怎么还能赖床呢?快点快点起来起来,我现在在战队边上的那家餐厅呢,就那个白斩鸡特别好吃的那家。你快过来,越快越好。事态紧急,张佳乐又拒绝了我拐着弯儿的表白。拒绝也就算了,他态度还特别奇怪,总是想尽办法提到你,我实在是看不懂啊。诶呀总之现在氛围很诡异就是,我需要你过来给我当僚机。算我求你了队长,你副队可想着这次能脱团呢。都说蓝雨是个有队友爱的战队,你可千万要帮我啊!”黄少天趁着张佳乐去上厕所,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求助。虽说觉得看在张佳乐那诡异的态度上,不该找喻文州当僚机,可是他喜欢张佳乐的事儿就喻文州知道,而且全蓝雨感觉就喻文州最靠谱,所以这是个只有一个选项的选择题。
“……”喻文州还没睡醒,晕晕乎乎地就听见一大堆叽里呱啦的玩意,大脑还没反应过来。
“诶我说黄少天,你在干什么?给谁打电话呢?”张佳乐上完厕所,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啊张佳乐出来了我先挂了啊队长你可千万要来。”黄少天立刻噼里啪啦地说完,也不等喻文州说些什么,就径自挂了电话,转身对着张佳乐。
“哈哈哈,没谁呢,一打错电话的,哈哈哈哈哈哈……”
“给喻队是吧?”张佳乐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没事,这才对嘛,那什么什么之间就是要多关心。”
“……”救命啊队长,所以我说张佳乐态度奇怪,他画风我完全看不懂啊!

而另一边,被强行叫醒的喻文州发了会呆,联系昨天黄少天和他说的计划——趁张佳乐今天来G市玩儿的机会表白,似乎终于明白了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黄少天表白成功了,想请他这个僚机吃饭。
嗯,不吃白不吃,走呗。

4

喻文州到了地方,感受到那几乎凝成实体的“你为什么还不明白我的心”的怨气和“我怎么会不明白你的心呢我就是太明白你的心”的善解人意和“所以说你他妈到底明白了什么我完全不明白你的心啊”的暴躁,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坑了。他看了看对面托着腮星星眼的张佳乐,又看了看坐在他左边垂头丧气的黄少天,默默地掐了一把黄少天的腰。
怎么回事?喻文州对黄少天使了个眼色。
我他妈要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好了。黄少天回了个眼色,欲哭无泪。
你不是说你搞定了吗?
我哪儿搞定了啊,我就是搞不定才求你来的啊。
你倒是先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才能帮你啊?
哦大概就是不管我试图用什么方法表达“张佳乐我喜欢你你能不能和我过日子”,张佳乐总会莫名其妙地提到你,然后我的告白就又被扼杀在了摇篮里。队长啊你说张佳乐他到底在想什么啊为什么我就看不懂呢看不懂!
“……”喻文州极其复杂地看了看黄少天,叹了一口气。
“???”黄少天疑惑。
喻文州想了想,勾住黄少天的肩膀,凑到黄少天耳边说:“你刚刚那个眼神我没看懂,你再使一遍?”

5
   
然而因为张佳乐看他们俩的眼神太过于炽热,黄少天到底是没找到机会把事情向喻文州说清楚。没过多久,喻文州就接到蓝雨老板的电话,连白斩鸡都没吃完就急匆匆地赶去开会了,徒留黄少天在心中哭天抢地。只是不管他再怎么哭,逝去的喻文州依旧是那样的潇洒不回头。
等他再把视线放回张佳乐上时,又对上了张佳乐那样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黄少天默默地不说话,吃白斩鸡。
算了,下午再找机会告白吧。黄少天叹气。

只是黄少天没想到,已经没有下午了。看够了喻黄互动的张佳乐觉得自己才思泉涌,恨不得马上抱着电脑码字码个三天三夜。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黄少天下午去玩儿的建议,借口自己肚子不舒服,炯炯有神健步如飞地奔回了酒店。
“……”黄少天看着张佳乐如此潇洒的背影,只觉得心里闷得慌。
操,就这么不想和我独处么。黄少天愤愤地踹了下地。

黄少天的恋爱又被杀死在了摇篮里。
黄少天不开心。
黄少天一不开心,黄少天就要写文。写黄乐,写各种各样的黄乐,还要写各种各样的黄乐肉。不过今天,双手一碰上键盘,不知怎么的,他忽然不想写肉了,脑子里浮现出的全都是刚才发生的事。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写今天的经历。
至少,在自己的文里,可以给昨天幻想着告白成功的自己,一个happy ending。
于是,又一个黄乐故事诞生了。张佳乐来G市看暗恋对象黄少天,却因为一些举动而误会黄少天与喻文州在一起,独自黯然神伤。黄少天在意识到张佳乐误会后,立刻过去解释,并郑重提出了告白。
“‘我和队长不是那种关系,张佳乐,你听我说,我喜欢你!’黄少天急切地解释,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此话一出口,张佳乐就愣住了,似乎是听不懂黄少天说了些什么。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又小声地补充,‘我只喜欢你,真的,只喜欢你。’”
黄少天看着自己写的结尾,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有加上张佳乐的回答。
到底是接受还是拒绝……故事里的黄少天不知道,写故事的黄少天,也不知道。

6

与黄少天不同,张佳乐今天的心情好得很。只用了半小时左右,他就以今天发生的事为原型,写了一个五千字左右的小短篇。
这当然是个关于喻黄谈恋爱的故事。张佳乐来G市找好朋友黄少天,黄少天的恋人喻文州因为一些举动而误会黄少天爬墙爬到了张佳乐那儿,独自黯然神伤。黄少天在意识到喻文州误会后,立刻过去解释,两人重归于好。
看着文里那个因为误会而在吃饭时不断对黄少天做些亲密动作向张佳乐宣示主权的吃醋了的喻文州,张佳乐觉得自己快被萌爆了。码完小短篇后,他哼着小曲点了发布,然后继续奋斗他的喻黄大长篇。然而,等到四点过,张佳乐再切出去看读者关于那个小短篇的评论时,他发现好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太太,你快去看看吧,你这文被隔壁黄乐家的夜雨浇花太太抄啦。”
“心疼太太,名声大就是没办法啊,别的cp的都要爬过来抄。”
“夜雨浇花不会是以为换个cp我们就看不出这抄袭了吧23333,喻队的小动作一个都没变一个都没少,真当我们是傻子23333冰雨太太我挺你!和他干!这么明显的抄袭,不撕留着过年吗?”
“太太加油,别理那群抄袭狗,请不要大意的继续产出吧QuQ”
“作为一个喻黄黄乐都吃的粉,我就想求太太不要因为这一件事而看不起整个黄乐圈……”
张佳乐看了遍评论,似乎明白了这事情的进展。大概是有个叫夜雨浇花的黄乐写手抄了他刚刚发的短篇。于是张佳乐去找了这个夜雨浇花的文,扫了一圈后发现——嘿,果然是他妈的抄袭。再看看更新时间,自己是下午两点不到发的,对方是三点过。一个多小时能码这么多字,看来手速还不错。于是张佳乐一边感叹着这傻孩子抄袭也不知道把细节都改改,一边戳了这个夜雨浇花的私聊。

7

黄少天好烦。本来今天就很烦了,更了个文,还被人骂抄袭,更烦了。心情不好,他也没来得及细想为什么这个“灭神的冰雨”会知道今天他和张佳乐和喻文州之间发生的事。正在这烦躁之时,那个据说是他抄袭的对象,给他发了私聊——
灭神的冰雨:哟,在呢?
灭神的冰雨:抄的很麻溜嘛。
灭神的冰雨:我也不要你怎么样,删文,道歉。
夜雨浇花:滚,老子没抄你,别在这烦我
灭神的冰雨:哟呵,很嚣张啊?我说你这文,不瞎的都看得出来是抄的啊。
夜雨浇花:我说没抄就是没抄,我骗你干什么?你一个写喻黄的,我哪有闲心去看喻黄文给自己添堵?
灭神的冰雨:谁知道呢,你还挺横的嘛。反正你得删文,道歉。
夜雨浇花:不删,不道歉。我没抄袭,我没有理由为自己没做的事情道歉!!!!!
灭神的冰雨:嘿,你这人讲不讲理啊?
夜雨浇花:我不讲理?!我哪儿不讲理了?!我他妈告诉你,是你的文有问题!今天中午他们吃的那家餐厅不叫XX而叫YY!喻文州接的电话不是春易老打来的而是蓝雨老板打的让他去开会!张佳乐今天穿的不是曾经和黄少天闹着玩儿一起买的情侣装,就是一件普通的黄色卫衣!
灭神的冰雨:……
灭神的冰雨:你怎么知道?
灭神的冰雨:……不是吧
灭神的冰雨:少天?
夜雨浇花:……

然后,张佳乐的QQ突然闪了闪,点开。
夜雨声烦:灭神的冰雨?
百花缭乱:夜雨浇花?
夜雨声烦:……
百花缭乱:……

哦。我的暗恋对象希望我队长上我,怎么办,急,在线等。
……嗯?等等?原来张佳乐这二逼一直以为我和我队长是一对?!卧槽!!!
哦。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想上我。
……嗯?等等?原来你他妈一直在想上我?!卧槽!!!

夜雨声烦:我和队长不是那种关系,张佳乐,你听我说,我喜欢你
夜雨声烦:我喜欢你,真的,只喜欢你

8

一个月后,不顾无数读者的哀求和哭号,灭神的冰雨发布了一篇声明:
从今天起!老子跳出了喻黄坑!此号已废!我要开小号,我要写乐黄!!!!!!!

至于这一个月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呢,笑。




评论(53)
热度(2927)

© 一把废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