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废伞

一个不更新的段子手。

【春笔】和蓝桥分手吧,二笔

和可子以及湿湿的春笔无料wwww。
内含叶蓝
@对酒忽瞑 @色情男主播郑轩

SIDE  A

“你觉得这个好?”许博远嘴角抽搐地看了看笔言飞手上粉嫩嫩的小兔子情侣手链。

“是啊,你不觉得很可爱吗?”笔言飞笑得阳光灿烂,娴熟地给自己戴上,又拉过许博远的胳膊,抬手就想帮他戴。

“不,谢谢,我觉得这玩意的画风不论是和我还是和叶修都不符合。”许博远面无表情地抽回手。

“蓝桥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笔言飞语重心长地说,“不要太在意画风这种表象嘛,你看你们才交往没多久,很需要情趣这种东西的,而兔子又是情趣的代表之一,想象一下吧,你穿着粉红色的兔子睡衣,娇羞地躺在床上,用软软的声音问叶修,‘生...

春笔 • 叫你回家不带钥匙

内含叶蓝

许博远是被电话吵醒的。

“蓝桥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我忘带钥匙了,你能不能....”笔言飞凄厉的惨叫透过电话传来。
“现在几点?”许博远平静的打断笔言飞的悲嚎。
“一点半,怎么了?”笔言飞噎了一下,但还是乖乖的回答了。
“半夜一点半?”
“对啊,半夜...一点...半...对不起啊蓝桥我忘了你有起床气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罪我悔过晚安再见祝你有个好梦!!”笔言飞飞快的挂断电话,脑袋中全是上次他半夜吵醒许博远后,许博远微笑着强迫他以脚放到头上,手弯曲三百六十度后拧到身后的姿势在地上滚了十圈的惨烈场景。
不过再怀以悲壮的心情冷静下来后,他不得不面对另一个更为迫切的难题——他被关在了门外。

啊啊啊...

 

© 一把废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