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废伞

一个不更新的段子手。

是一夜从月下起的霜雪,乘上京都的风。
她执青灯而来,踏过浮生万千。
那是一场等了我多久的梦,我看见一树繁樱睡在庭前。
鸟雀清鸣,断桥悲咽;凤凰沐火,黑翼遮天。
忘川中沉没的往事,只剩一个人的当年。
满一碗猩红的酒,敬她枫林起舞,回眸中染血的绰约。
春风漾过的河面,送来谁暗藏的暖意;
夏月浸润的竹林,清幽的笛奏与谁听;
秋草漫延的神社,被遗忘的神明安静地看着人间悲喜;
冬雪掩映的禅寺,他诵道,万物有灵。
谁相思不得,折樱怎寄;
谁红妆且试,对镜思君。
是满天陨落的繁星,葬了脆弱和天真;
是斩尽生灵的妖刀,难问宿命。
他落笔,将人间阴阳一一写尽。
愿此一生,盛世清平。
正与百鬼共长歌,何必笑我错深情。

【黑遍全式神】青行灯的SSR观察报告


——————圣诞快乐——————
微酒茨

【荒川之主】
称号:咸鱼翻身
镇守一方河川
和石距关系要好,因为在水下的生活过于寂寞,经常和石距两个人打麻将,石距出三条触手代表三个人
麻将老是输,用了大概十年才想明白为什么
之后就放弃了打麻将,和石距跑到人世间化作荒川9来为难各种阴阳师
曾经被誉为SSR三废,但经过3技能的改动终于在斗技场上有了不错的表现
因为可以吞酒吞的球球,所以茨木不喜欢他
本质上是个老实人

【两面佛】
称号:五百御札
看上去很凶,其实感情脆弱
元老SSR,也是存在感最低的SSR,不管什么版本的SSR三废都没有把他计算在内
出场率一直很低,直到出了神龛,在神龛有不错的表现
每次把他送去神龛,他都要嚎啕大...

【酒茨】我和我儿子和茨球球的日常

大约是个前篇

大酒吞x小[?]茨木

写写我家酒吞和我家茨木的恋爱故事,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被他俩虐狗
虽然我写我有六星爆伤,但实际上我并没有
就像上篇文我写我齐了茨木然而那时候并没有齐

我爱酒茨,我吹他们一辈子

1.

我是个阴阳师,非洲阴阳师。
我曾经以为我很欧,因为我初始三张就出了酒吞。
然后我现在六十级了,我还是只抽到了酒吞。
所以毫无疑问,酒吞就是我的亲儿子,所有黑蛋都给他,有金币就给他买六星轮入,在所有朋友都要我升鸟六星时我一咬牙力排众议愣是给他升了六星。

听上去是不是特别的母子情深?

我呸。

2.

我和我儿子的主要矛盾在于茨球球。

在一百五十二天前的晚上,儿子一脚踹开了我的房门...

【阴阳师填词】奇妙的抽卡&百鬼咒

【奇妙的抽卡】
原曲:奇妙的约会

我清早起床睡意浓  睡眼尚迷濛
我忽然想起今天是  阴阳师维护
开游戏领取那蓝票  抽前先祈祷
可最后等我画完符  手机没震动

RRRRRRRRRRRRR
RRRRRRRRRRRRR
抽抽抽抽抽抽RR抽抽RRR
抽RRRRRRRRRRRR

我也曾试过众玄学  可惜用处少
画五角星全是雨女  还有九命猫
语音解裤链的基佬  出的是食发鬼
最后玩到了六十级  输出靠萤草

别人都是飒飒飒飒飒飒飒飒飒
我却只能咿呀咿呀咿呀咿呀呀
抽抽抽抽抽抽RR抽抽RRR...

【黑遍全式神】式神们喝醉后做过什么事

我知道我这样子是永远都抽不到SSR的,再见
OOC炸裂,到处都是一些奇怪的东西
也许你看不出来但其实有酒茨晴博(……)

【大天狗】

大天狗看了眼坐在边上的荒川,叹了口气。
荒川:“?”
大天狗惆怅地开口:“你知道,安倍晴明,是什么吗?”
荒川:“不就是个阴阳师吗?”
大天狗:“不,他其实是妇联主席,不然为什么谁出了事情都找他?”
荒川:“??”
大天狗:“那你知道,萤草其实是什么吗?”
荒川:“那个小草妖?她不就是个草妖吗?”
大天狗:“呵,愚蠢。吾早已洞察她的真面目,她其实是M78星云派来卧底的变形金刚。”
荒川:“???”
大天狗:“还有小鹿男,你知道他是什么吗?”
荒川:“……永不为奴的兽人?”
大天狗:“不!...

【黑遍全式神】式神们的各类印象

太久没写已经什么都不会了,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QQ找回来了,谢谢各位关心。

【山兔】
打觉醒时:
我要你干啥?
打御魂时:
爸爸。
打突破时:
爸爸!
打斗技时:
爸爸我错了,你跑啊,你跑啊,你跑的再快点好吗我求你了!!!

【妖狐】
打觉醒时:
阿爸,对面不是女孩子,小生没动力,不想突突突突突突突。
打御魂时:
阿爸,小生不爱触手play,小生没动力,不想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打突破时:
阿爸,对面放了五个跳妹,小生陷入了爱情,再见,您自己突去吧。
打斗技时:
阿爸,小生还没来得及突,就被对面突死了……
被升星时:
阿爸小生知错了小生一定好好突不要把小生拿去喂萤草啊小生再也不敢了!!!

【萤草】
打觉醒时:
不就是单挑麒麟吗,这...

 

© 一把废伞 | Powered by LOFTER